猪肉白菜面,前来救场

原标题:猪肉白菜面,前来救场

兄弟算是个闷骚的人,平日不喜应酬,对于社会上各种饭局中人们的虚伪、做作、无奈,感觉得分外透彻。郑振铎的《宴之趣》就这样写无奈赴宴的人:“偶然抬起眼来看着对面的一个坐客,他是凄然无侣地坐着;大家酒杯举了,他也举着;菜来了,一个人说‘请,请,’同时把牙箸伸到盘边,他也说‘请,请,’也同样地把牙箸伸出。除了吃菜之外,他没有目的。”由于应酬因而有了名副其实的“应酬”,其间掺杂了不尽的虚伪,很是悲哀。

中国式饭局

猪肉白菜面,前来救场

而《宴之趣》中的第一句“有多少次,我是饿着肚子从晚宴席上跑开了”更是令我如遇知音。我以为但凡吃饭上升到宴席的高度,就基本上不会有吃饱的体验,必然得事后补救,这般时节就得靠老婆的猪肉白菜面救场了。

那一次参加两个单位交流感情的联络宴,席间领导把酒言欢,小弟就忙着接招敬酒,最后是吃了个饥肠辘辘。等冒着寒风回到家中,跟老婆的头一句话:“要是有碗热面,哪怕是蔬菜面多好呀。”可老婆说家里只有泡面可以充饥。看着我痛心疾首的眼神,突然她神秘地告诉我:“等我一会,我去去就回来!”便冲出了大门。

热汤面

猪肉白菜面,前来救场

展开全文

邻居好多家冬储的白菜就垛在楼道里,老婆没费任何力气就找到了白菜,还顺了根大葱,再到楼下食杂店买了把挂面,高兴地回到家,把白菜面条大葱往我面前一放。我一脸惊异看着她变戏法一样搬来的东西,她诡笑着告诉我白菜是偷来的!我坚持着送两块钱压在那家白菜垛上,然后再去食杂店买盒猪肉罐头。回来时老婆已经在炒勺里烧开了水,白菜去了帮子,洗净切成丝堆在菜板上。

白菜面

猪肉白菜面,前来救场

她娴熟地把面条放进锅里,加了点盐,说这样面比较筋道,并让我自己洗一只大碗,碗里加盐、味精、酱油和猪肉罐头里面的猪油做底,点两次冷水的面条捞出来放进大碗,再把白菜丝在滚水里煮软,盖在面上,拿羹匙舀了肉罐头,一碗香气十足的猪肉白菜面就上桌了。用筷子翻几翻,味道拌匀了,面条筋道弹牙,白菜嫩滑爽口,猪肉鲜香十足,一大碗面,我一会儿就吃个光光。从那以后,几乎每次赴宴归来,我就会要求老婆去“买”棵白菜,还叮嘱她,不要总是在同一家买,不要在同一个楼层买,有钱大家赚嘛!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