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入股风起,缘何农商行频频入手他行股权

原标题:投资入股风起,缘何农商行频频入手他行股权

2630字6分钟

农商行之间的入股热潮再起。6月16日,保定银保监分局发布批复称,同意河北涿州农商行和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受让河北定州农商行(以下简称“定州农商行”)部分股东持有的股权。在此之前,常熟农商行、深圳农商行等多家银行均表示将参股其他农商行。分析人士指出,通过入股或者控股他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地域发展;对于被收购行来讲,新的战略投资者也将带来新的管理经验、业务合作,帮助其增强实力。不过,在入股某家农商行时也不能盲目,需要综合其经营情况、资产质量等情况进行分析。

投资入股风起,缘何农商行频频入手他行股权

01

两家农商行获批入股定州农商行

根据保定银保监分局6月16日的批复,河北涿州农商行获准受让定州农商行股东保定凯莱先锋硅钙砖建筑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定凯莱先锋”)所持有的7200万股股权。河北高碑店农商行获准受让定州农商行股东保定凯莱先锋所持有的1620万股股权及石家庄市美佳晟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5659.50万股股权。

在本次变更之前,河北涿州农商行和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均未持有定州农商行股份。根据批复,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河北涿州农商行和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将分别持有该行7200万股和7279.5万股股权,分别占该行股本总额的8.14%、8.23%。

天眼查显示,定州农商行成立于2007年,前身为定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注册资本约8.85亿元。从股东情况来看,该行股权较为分散,有数家企业和一百多名自然人股东,其中包括保定凯莱先锋在内的5家企业并列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均为9.97%;石家庄市美佳晟贸易有限公司持股8.97%,为第六大股东。

根据持股情况简单计算,本次股权变更完成后,河北高碑店农商行和河北涿州农商行将分别成为定州农商行的第五大、第六大股东。对于股权变更,保定银保监分局在批复中强调,定州农商行要持续完善公司治理与内部控制机制,进一步加强股权和关联交易管理,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关于股权变更的缘由及影响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定州农商行,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随后,记者联系河北涿州农商行和河北高碑店农商行,两家银行均表示“不方便回复”。

展开全文

02

缘何入手农商行股权?

农商行之间的投资入股情况不时出现。今年以来,已有多笔交易获得监管批准。

例如,江西银保监局6月2日发布批复称,同意江西上高农商行、江西宜丰农商行参股宜春农商行。另外,宜春农商行参股江西万载农商行982.4068万股、遂宁农商行受让四川射洪农商行某股东及其关联方持有的2496.6966万股等也获当地银保监局/分局的核准。

此前已参股多家农商行的常熟农商行也正计划再度拿下“一城”。6月初,常熟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该行拟出资10.5亿元,认购江苏镇江农商行非公开发行股份5亿股。此次投资完成后,常熟农商行将持有江苏镇江农商行33.33%的股份,成为其第一大股东。该项投资已获常熟农商行董事会审议通过,尚需提交该行股东大会和银保监部门批准。

根据年报,截至2019年末,常熟农商行已参股6家农商行,分别为江苏宝应农商行、武汉农商行、连云港东方农商行、江苏泰兴农商行、天津农商行和江苏如东农商行。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入股镇江农商行有助于常熟农商行拓展镇江地区的经营空间。

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表示,农商行脱胎于农信社,普遍存在着先天素质不高、业务不规范、盈利能力弱等问题,通过入股或者兼并收购他行有助于农商行实现跨地域发展,突破业务扩张瓶颈。对于被收购行来讲,有新资金的注入,也能改善其质量、增强实力,因此对于双方而言,是共赢的。

除了出于自身战略和跨区域经营考虑外,也有农商行是在监管授信下进行帮扶。根据深圳农商行2018年年报,该行响应广东省委省政府号召,承接了广东省海丰、惠来联社的改制帮扶任务。改制后的广东海丰农商行在2019年开业,并在开业当年就实现盈利;广东银保监局去年12月批准深圳农商行入股广东博罗农商行,持股比例30%。紧接着,深圳农商行2020年1月9日在官网披露,该行于2019年12月28日签订协议,作为发起人参与筹建惠来农商行,出资25.72亿元认购股份4亿股,持股占股份总数69.61%(最终以监管部门审批及工商管理部门登记为准)。

03

入股AB面

在分析人士看来,农商行之间的入股行为有多重因素。其中,一类交易是出于化解金融机构风险的考量。由于经营地域严格受限,因此农商行业绩发展跟当地经济密切相关,而以当地中小微企业、个人为主的客群特点,农商行经营风险也高于其他银行。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为4.09%,明显高于银行业1.91%的平均水平,防范化解风险的压力较大。

对于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农商行,相对先进农商行的入股能够带来综合管理经验,对其发展质量提升创造良好条件。新网银行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发展较好的农商行入股相对弱的农商行,能够为新的农商行带来综合管理经验、业务合作等多方面帮助,提高其抗风险能力。需要注意的是,要想真正帮助小的农商行更好的发展,还要全面参与其经营管理。

深圳农商行相关负责人也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推动农信社改制为农商行工作,是广东省委、省政府主动深化地方金融改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关键工作。

建银投资咨询分析师王全月表示,我国银行业经过长期的发展、相对充分的市场化竞争,行业整体上已经进入了成熟期。在成熟期的行业,由于市场趋于饱和、技术趋于成熟、产品趋于同质,行业内部通过兼并重组获取规模效应符合一般性规律。因此,农商行的入股、并购在较长的时间线上将成为常态。

虽然入股他行既是农商行出于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也是监管鼓励的方向,但是入股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刘澄认为,在选择入股时,并购方要量力而行,仔细考察被收购方的盈利能力、资产质量、资本充足率等关键指标以及发展潜力等。同时,还要考虑入股该农商行,能否加强业务协调、产生协同效应、发挥1+1>2的效果。

例如,常熟农商行计划入股镇江农商行一事就因遭到数位董事投反对票而引发市场关注。据了解,在当天的董事会上,15位参会董事中,有3人对此项议案投反对票。3位董事的反对理由是,根据目前项目标的的经营情况、资产质量、定价估值等情况,需对项目情况进行更进一步分析、为投资决策提供更加充分的依据。

对此,常熟农商行表示,该行在镇江设有分行,业务范围涵盖镇江全市,侧重在镇江市辖县(县级市)拓展业务,和镇江农商行网点覆盖地区存在一定差异。通过投资入股,双方开展全方位、深层次合作,发挥协同效应,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小微客户。对于此项投资进展等问题,常熟农商行方面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具体内容以公告为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