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原标题: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花木是欣赏之物,也是保护地球供给氧气之物,甚至是净化和驱除有害空气、有毒物质的“防护物”。这些已无需讨论,均已得到应有的肯定。可是,花木的可食性、可养生性、可治病性,您知道吗?

南京的亲们,都知道桂花鸭;读过毛主席的“吴刚捧起桂花酒”,都知道桂花酒;菊花茶、茉莉花茶、栀子花饼,香椿头,桑树叶,槐树花,玫瑰蜜,榆树叶乃至榆树皮,这些都是可以食用的花木。

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还有,近年来由于滥用抗生素造成超级细菌成为医学难题。于是,精油、芳香疗法重新引起医学界的重视。因为花草树木来自于大自然,是大自然馈赠人类最美最亲的礼物,是纯天然的原料。比如玫瑰、桂花、茉莉花、栀子花等,就是纯天然的芳香原料。平阴重瓣红玫瑰经国家卫生部批准可食用,以其广泛的药用价值成为中医芳香疗法产业的重要原料。除了食用,还可以嗅闻。有的用干花瓣制成枕头,缓解失眠、头痛,有的在洗澡池洒花瓣,用于沐浴、足疗等。这些在电影里看到的,常常是皇家、仙女所用之物,如今稍微条件好的,舍得在养生上投资的,都是能消费得起的物品。

仅以玫瑰来说,玫瑰以花蕾或初开花入药,具有理气、解郁、活血、调经、归肝、通经等功效,其药用价值在《药典》、《中医方剂大辞典》、《中药成方制剂》、《食物本草》等诸多医药典籍中均有记载:玫瑰花生利肺脾,益肝胆,辟邪恶之气,食之芳香甘美,令人神爽,具有活血行血、理气、治风痹、乳疼等功效。

鉴于这些涉及博大精深的中医学,养生学,笔者不敢妄议。笔者试图从这里撕开一个小缺口,让亲们透过这个小小的缺口来一窥中华中医学的伟大之处。咱就从“药食同源”说开去,便于亲们的理解和消化。

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我国传统的“药食同源”思想是一种养生思想的反映。其中包括中医学的食养、食疗和药膳等内容。

食养,是依据个人体质,科学严谨地搭配食材,从而达到养生保健的作用。在疾病初起和渐消期,可合理利用食养调理,利润、扶正以杀邪,是养生的上上之策。

食疗,则是以中医学辩证论治和整体观念为基础,将食物作为药物,运用方剂学原理施治。据查,食疗一词起源于孙思邈的《千金方》,云:“知其所犯,以食治治,食疗不愈,然后命药。”充分说明食疗的地位已经具有治的趋势,更适合病人的实用。大唐孟洗《食疗本草》是全世界最早的一部药膳学方面的专著,集古代“药食同源”理论之大成,与当今营养学相联系,为“药食同源”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孟洗也被誉为食疗学的鼻祖、圭臬。

药膳是食养、食疗的拓展物、延伸物,是将药物、食物相结合的产物,是“药食同源”理论最璀璨的成果,是营养学中最为重要的一大提升和飞跃,提高了对食疗、食养的作用效果——疗效显著增加;扩大了气作用范围——食用性药物的加入;更丰富了食疗、食养的种类——原材料增加。

花木文化琐谈之二十:从花木文化延伸到“药食同源”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以中医五行学说为核心,以“五味”发挥“五行”学说,被认为是集前朝养、疗本草之大成,是前人“药食同源”理论和实践的总结,并在该基础上衍生出自己独特的理论体系,有力地证实和支撑了中医“药食同源”理论。

由此可见,重视“药食同源”在养生保健行业中的机遇与挑战,选择药食同源的中药如玫瑰等作为研究的主要选择,既能保证安全,又能确保具有一定的效果,通过借鉴食品产业的发展成果,结合中医药的特色和技术优势,尤其是同源中药提取物的应用,将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社会和经济效益。(江苏省传统文化促进会花木文化专业委员会梁根华供稿 、东部战区创作室主任吴国平摄影、江苏省中医院乔飞医生修改、江苏省太湖干部疗养院营养科友情支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