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学条件公布你家孩子的幼儿园达标了么

原标题:复学条件公布你家孩子的幼儿园达标了么

2271字5分钟

“听到能开园的消息简直太高兴了,毕竟我们‘自给自足’的民办园已经四个多月没收入了”,疫情下北京一转型普惠园的民办园园长张莹向记者说道。据悉,6月8日起,北京具备开园条件的幼儿园可陆续开园。5月22日,北京市印发了关于中小学幼儿园返校复课的通知,进一步明确了幼儿园开园条件。北京商报记者走访了北京部分民办幼儿园,均已针对疫情防控要求进行着相关准备。在园长们看来,开园条件十分详细且高标准严要求,园所将加紧准备迎接验收。但同时,在高兴之余,也有园长担忧7月中旬又迎暑假,靠学费支撑一切的民办园恐又陷入经营困局。

01

全体员工进行核酸检测

在度过了一个漫长又特殊的假期之后,幼儿园迎来复学曙光。根据北京市教委通知,6月8日起,北京具备开园条件的幼儿园可陆续开园,家长自愿确定幼儿是否返园。由于学龄前儿童自身抵抗力弱、自我防护和管理意识相对较差,幼儿园的复学工作引发关注。

5月22日,北京市印发了《关于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基础教育各学段有序返校复课工作的通知》(简称《通知》),对师生满足何种条件可返园、幼儿园需做哪些准备和日常防控如何开展等问题作出了明确规定。

“近期未离京并连续14天居家观察且无症状的师生员工可以返园,对于境外、京外返京师生员工均需进行至少14天的居家或集中医学隔离,近期从高风险地区返京的师生员工须进行核酸检测,”张莹向记者介绍道,“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幼儿园全体教职员工必须进行核酸检测,我们的老师从下周一开始进行。”

如果园所中有外籍教师,是否可以正常开园呢?朝阳区一高端双语民办园园长张薇薇告诉记者,园所中未离京的外教在核酸检测合格后会正常返岗,还在境外的外教暂不要求其返回,视国外疫情平稳后再根据相关要求,让其回京进行隔离和检测,全部合格后方可返岗。对于外教缺口带来的教学问题,会协调其他外教做代课等。

另根据《通知》,幼儿园应备好防疫物资,配齐校医、保健医。按规定设置临时观察点和应急处置室,与属地卫健、疾控部门、定点医院发热门诊建立“点对点”工作联系。全面组织园所清洁消毒,对空调、饮用水设施、幼儿玩教具等定期消毒。同时,还要制定详细就餐工作方案,分时、错峰、单向就餐,相对固定座位,加强餐(饮)具清洁消毒,做好食品留样,垃圾日产日清。

“政策相关的要求其实幼儿园一直在做,只是疫情期要求更高,实施层面没有难度,”张莹认为。

02

最高级别消杀准备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幼儿园有专人在进行消杀,并在大门口设置了1米线。“开园后会进行封闭式管理,对于师生日常体温监测还会坚持‘晨午晚检、日报告、零报告’等,严控人均活动面积,”张莹谈道。我们的园所有6000多平,每班不超15个孩子,所以活动面积很充足,不会出现扎堆儿现象。但对于一些小型的民办园来说可能存在实施难度。

“在不聚集且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会让孩子摘下口罩。但我们的老师、食堂员工、保洁等教职员工均须佩戴口罩,”张莹补充道。

展开全文

复学条件公布你家孩子的幼儿园达标了么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相较于幼儿园的高度重视和严密准备,仍有家长存在顾虑。孩子在西城区就读的苏女士直言:“小孩本身免疫力差,现在还有无症状感染者出现,暂不复学更安全。幼儿园毕竟不是初高三,也不在乎这一个月的时间。”对此,受访园长认为,家长的任何担忧和想法都是能理解的。也请家长理性分析,幼儿园的疫情防控和消杀工作都是最高级别。此外,幼儿长期脱离园所所形成的作息不规律、生活习惯欠佳等问题也需尽快恢复。

据张薇薇介绍,在教委检查通过后,按照要求园所要从大班开始复学,间隔一两周后再是中班最后是小班。目前暂没开放线下招生,仍然在进行着线上招生,营收有限,对于一切开支都依赖于学费的民办园来说,压力仍十分巨大。张莹也坦言,目前不允许开展任何形式的招生。

但记者在走访中,发现有个别非普惠园重启了线下招生。“目前可预约园区参观,一小时一组家庭,基本每天都会有家长来参观了,”朝阳区一高端双语民办园老师向记者介绍道,双语班半年学费现有优惠,每月8000元。

03

开园后的隐忧

据悉,北京市中小学幼儿园放暑假时间不会推迟,也就意味着在7月中旬,民办普惠园或将再次面临没有学费支撑的困境。中教投研的调查显示,截至3月30日,全国被调查的上千所民办园中,近60%已无法支撑正常运转,能支撑3个月的仅为2.6%。面对资金短缺,44.3%的园所求助银行贷款,19.1%的园所则寻求转让。

“听到开园消息是十分高兴的,开园就等于有学费。已经四个多月零收入了,疫情期间转型为普惠园,但每个孩子1000元/月的补助,一次性3000元每人的补贴还没到位。转型砍掉外教后,每个月的硬成本支出仍有50万元,全靠资方北京鑫福海工贸集团每月帮我们支付才撑过来,”张莹如是说道。

同样转型普惠园的园长李进告诉记者,疫情期为了生存,就她了解,所在区内超50所民办园都做了普惠转型,对于家长来讲收费都一样了,可选择幅度更大了;但对于园所的招生也就更难了。同时,本来开园后就不知会有多少孩子返园,如果按普惠要求再放暑假,最多只能收一个月的学费,除了入不敷出还要再次面对现金流短缺的难题。

张薇薇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担忧,“作为非普惠园虽然不放暑假可以收取学费,但营运压力也不小。每月过百万的硬支出,如果返园幼儿不及预期、新招生不理想,恐到年底都无法恢复‘自给自足’”。

根据教育部最新公布的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数据,全国共有幼儿园28.12万所,其中,民办幼儿园17.32万所。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指出,学前教育普惠化是大的政策导向。疫情下,民办园整体面临生存困难,除了资本支撑,主要取决于各地方政府对营利性和非普惠的看法,并对此给出的帮扶措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