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危机后社区人际裂痕需要重视和弥合

疫情危机后社区人际裂痕需要重视和弥合

原标题:疫情危机后社区人际裂痕需要重视和弥合

小引

中国疫情防控取得的阶段性胜利,不仅为世界疫情防控赢得“机会窗口”,也为中国疫情中后期的社区重建赢得“思考空间”。在这场疫情大考中,不仅社区多元协同治理面临新考验,社区人际缝隙的愈合同样也面临新挑战。在疫情危机后的社区重建中如何正视社区矛盾,进而弥合社区人际裂痕,和谐社区人际关系,值得我们深思。

社区居民与社区工作人员的人际摩擦

疫情发生以来,我们充分肯定社区在社会动员方面发挥的联动协调作用,让社区全体人员在总的防控指挥上能够勠力同心,共同防控,才使得社区守住了抗“疫”的“最后一公里”阵地,确保了辖区内居民的健康安全。与此同时,我们也发现了疫情防控中,居民和社区工作者两者还存在“小摩擦”,比如,个别居民防控意识薄弱,在面对繁琐的防控管制措施时,不积极主动配合,甚至辱骂、推搡、诋毁社区工作人员;而社区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守护社区,却不被尊重和理解,多有委屈与郁结。

“疫”霾终将散去,但社区人际关系中的嫌隙不应就此扩大,疏离感不应就此增加。在今后社区工作中,应完善处理社区矛盾的有效机制,加强社区工作人员与居民的有效沟通,在宣传或落实社区政策时,不仅要摆事实、讲道理,更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引导社区居民合理表达情感诉求,合理关切他人感受。只有增强邻里互助互信,才能促进社区互融互通。

社区常住居民与流动人员的身份分歧

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扩大和经济高速发展,城市化水平进一步提高,城市化进程中出现了人口流动加剧的现象。这些流动人员,身处繁华都市,却难享城市的繁华。他们因收入较低,为降低城市生活成本,只能寻找社区群租房,“蜗居”在狭小的空间;又因工作的频繁变动,不得不辗转更换多个社区。疫情期间,由于对疫情传播的恐慌,导致常住居民对这类人员存在身份歧视,甚至谈“租”色变,使得城市流动人员“有房难返”“有家难回”。因此,人口流动现象,增加了社区异质化程度,提高了社区管理的复杂度,也加剧了社区内部的人际矛盾。

鉴于此,在基层社区治理工作中,应加强社区流动人口的管理,并创新适合将流动人员也容纳其中的公共服务项目,让公共服务真正惠及社区的每一个人,引导有能力的流动人员参与社区治理与服务,提高其参与的积极性和主动性,鼓励其共享社区建设的成果。总之,此类举措对和谐社区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社区家庭单位内部成员的情感隔阂

疫情打乱了居民正常的生活节奏,让家庭成员比平时更紧密地生活在社区单元格中。基于疫情扩散导致的家庭内部隔阂,也在此次考验中滋生。一方面,由疫情导致的家庭成员中个人防护意识强弱不同、卫生习惯认知不同、恐慌程度不同,引起家庭摩擦;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在复工还是居家、居家上网课的孩子谁来照顾等实际问题上的分歧,造成了情感隔阂。这些矛盾影响着家庭团结,并由此衍生的社群矛盾,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社区邻里和谐。

因此,家庭成员需当矛盾的“解铃人”,在困难时期学会换位思考,协商解决家庭矛盾,疏导个人负面情绪,防止情绪的恶意发泄,用心经营家庭人际关系,创造和谐家庭氛围;而社区需担当化解矛盾的“调解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化解社区矛盾,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防止矛盾升级、事态扩大,衍生更大的社群或社区公共危机。

社区居民与物业管理人员的关系

较于以往,物业于业主而言,不仅仅是清扫者、收费者、巡逻者,更是专业管理者、贴心守护者。根据疫情期间物业发挥作用的启示,今后社区居民必然会增加对物业管理的关注度,强化对物业服务水平的考核。简而言之,加强物业相关工作人员业务培训,提高物业服务的专业化、个性化,关乎社区基层自治的活力度,关乎社区居民感受的满意度,也是整个社区民众的共同愿景。

(来源:“社区治理”公众号)

海淀e社工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