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涌向兴盛优选?社区团购大战 资本重仓背后的喜与忧

原标题:资金涌向兴盛优选?社区团购大战 资本重仓背后的喜与忧

作者:刘深

回看2020年的互联网行业,社区团购,绝对是当仁不让的“C位”。而说起社区团购赛道的“当红炸子鸡”,则非兴盛优选莫属。

企查查数据显示,2020年,社区团购披露融资金额高达171.7亿元,同比增长356.3%,创下历史新高。而这其中,兴盛优选两轮融资累计金额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7亿元,占全行业超一半。

1月8日,最新消息称,腾讯有意再向兴盛优选投资1亿美元,若该消息属实,那么这将是腾讯第三次加码兴盛优选,后者估值也将达到50亿美元,而据悉在腾讯之外,兴盛优选也在与快手等其他投资者商讨进一步融资事宜。2021年刚刚过去不过一周的时间,新的资金便源源不断地涌向兴盛优选。

融资金额占全行业近一半 顶级投资机构加持

企查查数据显示,统计2014-2020年社区团购赛道披露的融资情况,一共80起投融资,总公开披露金额超260亿元,而兴盛优选公开披露金额多达100多亿元,占全行业的接近一半。

回顾兴盛优选的融资历程,从2018年的A轮融资开始——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投资女王徐新,兴盛优选早早就集一线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的目光于一身,据徐新透露,今日资本曾在两年内对兴盛优选5次加仓,共投入11.5亿人民币;2019年,资本寒冬之年,社区团购“死伤一片”,注销或吊销的社区团购平台相关企业占比约1成,兴盛优选却在这个时候先后拿下来自腾讯、KKR等机构的三轮融资,跻身独角兽之列;2020年,社区团购因疫情出现再度被激活,巨头纷纷进场,兴盛优选仍稳坐头把交椅,拿下了全行业超一半的融资,背后不乏红杉、腾讯、京东等一线机构和互联网巨头。

资金涌向兴盛优选?社区团购大战 资本重仓背后的喜与忧

2020年9月,兴盛优选副总裁刘辉宇公开了此前未曾披露的投资方名单——春华资本、钟鼎创投、老虎基金、淡马锡等等,汇集国内外一线投资机构,兴盛优选凭何获得资本的如此青睐?

社区团购与生鲜电商有什么不同?

兴盛优选脱胎于长沙覆盖率最高的便利店之一——芙蓉兴盛,由于便利店受电商冲击明显,创始人岳立华决心向线上转型,探索电商模式。2014年,兴盛优选于生鲜电商发展元年正式启动,起初也是生鲜电商试水大军中的一员,先后经历过门店自配送阶段、网仓阶段、配送站阶段,直到2017年6月,才摸索出「预售+自提」的模式,这是社区团购兴起的一年,也是兴盛优选走向高光的开始。

展开全文

社区团购与生鲜电商有什么不同?从本质来说,社区团购不是生鲜电商,却是生鲜电商这一品类的具体操作方法。相比于生鲜电商,社区团购模式更简单,其以小区为单位招募小区业主或小区店主成为团长,创建公司控群的小区业主微信群;团长在群内发布和推广团购商品,消费者通过小程序下单;次日根据订单量配送至小区团长处,消费者到团长提货点取货,团长根据销售额获得佣金。

这与生鲜电商对比,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模式更轻。众所周知,生鲜电商是一门重资产、重运营的生意,冷链仓储、高时效物流,无一不需要高成本的资金投入。社区团购则不然,一方面,基于预售模式,商品在还没到达仓库时便已完成售卖,不仅对于仓储的要求更低,同时也减少了损耗率;另一方面,社区团购依托于团长,使得配送不需要抵达用户终端,只需从城市中心仓直接发货到指定小区,然后由团长安排进行配送或由消费者自提,既节省了成本,又提高了配送效率;同时,通过拼团的方式,客户之间相互流通,社区团购平台的获客成本相对较低,并且由于人群精确,成本上甚至比传统电商还要更低。

该模式首先迅速获得了资本的关注——2018年,社区团购赛道迎来第一波融资高潮,全年公开融资事件达23起,甚至创下了3个月融资数十亿的恐慌性投资,兴盛优选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完成了首轮融资。短时间内成千上万个团购平台相继成立,被业界称为第二场“千团大战”。然而也正是由于这过度饱和的竞争,社区团购陷入烧钱的价格战,一场激烈的洗牌之后,供应链断裂、倒闭,坏消息接踵而至,约十分之一的平台倒下,明星独角兽呆萝卜的崩盘尤其引发业界侧目,社区团购一度被认定为商业模式跑不通的伪风口。

然而就在这遍野哀鸿之中,兴盛优选却跑出了“骨堆”,甚至在寒冬之中三度拿到了资本的热钱,这背后,便利店基础不可忽视。

依托便利店基础 高效供应链优势吸引资本瞩目

如前文所提,兴盛优选脱胎于芙蓉兴盛,是长沙覆盖率最高的便利店之一,在湖南经营有两万家连锁加盟便利店。便利店大多开设于小区门口,这意味着,兴盛优选不需要为了仓储和和自提点而投入更多成本,便利店就是距离用户最近的、现成的存货点和提货点;而由于社区对便利店的信任,兴盛优选可以便利店为获客渠道,通过店长直接拉微信群,在用户获取和维系上也更加简单、低成本。

此外,芙蓉兴盛曾重资打造B2B快消品订货平台——阿必达,该平台覆盖湖南、广东、湖北等16个省、80多个地级市、超200县级市。通过阿必达,兴盛优选可以链通近万家上游供应商,并基于自控的物流团队,将商品输送给省市、区县、乡镇、村(社区) 五级服务网点,搭建了一个高效畅通的供应链。

高效的供应链使得兴盛优选的履约成本仅占总成本 3% 左右,而目前巨头们的履约成本占比基本是兴盛优选的 2-3 倍。兴盛优选背后资方之一,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就曾毫不掩饰其对兴盛优选供应链优势的看重:“兴盛优选在湖南经营两万家连锁加盟便利店,供应链优势非常深。”

依托于便利店的供应链基础,兴盛优选的规模迅速拓展开来,2018年GMV才仅为8亿元,2019年便达到了100亿元,零售电商智库及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曾说,“一旦有一家公司能在一个新的商业模式下做到一百亿,那就表明这个商业模式是有规模化的机会的。”在社区团购赛道遭遇冰封之际,兴盛优选证明了这一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2020年9月,兴盛优选副总裁刘辉宇公开表示,目前兴盛优选业务覆盖范围已覆盖13个省、161个地级市、938个县市级4777个乡镇和31405个村;拓展门店数超30万家,且每周新增八千到一万家;全国日均订单达800万单,预计2020年GMV可达400亿元,复合增长率达602%。

资本逐利,向来倾向于行业头部或新兴领域,规模效应之下,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和巨头看中了兴盛优选这块“肥肉”,而随着2020年疫情刺激,社区团购模式再度翻红,一举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明星项目,更加吸引了资本关注的目光。

社区团购终究还是巨头的游戏

2020年,互联网巨头鏖战社区团购领域,阿里巴巴的盒马优选、美团的美团优选、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京东的社区团购联盟、滴滴的橙心优选......互联网巨头跑步进场,兴盛优选又该何去何从?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曾表示,社区团购终究还是巨头的游戏,对创业公司来说还是要尽快拥抱巨头。

事实是,在2019年腾讯的战略投资后,兴盛优选已经完成了互联网“站队”,尤其在今年的两轮融资后,腾讯二度加码,与腾讯站在同一战线的京东也以7亿美元豪气入场,如今,再度传出腾讯加持的消息,显而易见,兴盛优选已经打上了“腾讯”的烙印。

其实,目前头部的社区团购平台几乎均已投入了巨头的怀抱,阿拉丁小程序指数显示,目前社区团购赛道排名前五的平台分别是兴盛优选、十荟团、美家买菜、食享会、同程生活。其中,除了美家买菜背靠美菜网,其余四家均背靠巨头,兴盛优选、食享会、同程生活背靠腾讯,十荟团则背靠阿里。

从巨头进场的那一刻起,社区团购就注定将成为巨头厮杀的战场,互联网说到底,还是巨头的游戏。兴盛优选该何去何从?或许答案并不由自己书写。

来源:金融界上市公司研究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