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原标题:《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生来残缺,对任何人都是残忍的。

而更难以承受的是:一个健康的青年人,某一天突然之间瘫痪了,两极对比的这种痛苦,足以让人想到“死”。

著名作家史铁生,就有这种遭遇。

史铁生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9年下乡插队,不久身体出现腰腿疼的疾病,两年后因疾病加重回京治疗。

治疗结束的结果:21岁的史铁生双腿瘫痪,开始以轮椅代步。又找不到正式的工作,内心苦闷,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精神危机。

是地坛“拯救”了史铁生。

这里安静的环境让他逐渐安定了下来,痛苦之余对生与死的思考,通过《我与地坛》一文,呈现给世人,也震撼了世人的心灵。

“我那时脾气坏到极点,经常是发了疯一样地离开家,从那园子里回来又中了魔似的什么话都不说。”

史铁生一度把家视为需要逃离的世界,地坛则是“可以逃避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世界”。他在那里,一连几小时专心致志地想关于死的事,也以同样的耐心和方式想过自己为什么要出生。

这样想了好几年,最后事情终于弄明白了:

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
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这样想过之后我安心多了,眼前的一切不再那么可怕。比如你起早熬夜准备考试的时候,忽然想起有一个长长的假期在前面等待你,你会不会觉得轻松一点?并且庆幸并且感激这样的安排?
剩下的就是怎样活的问题了,这却不是在某一个瞬间就能完全想透的,不是一次性能够解决的事,怕是活多久就要想它多久了,就像是伴你终生的魔鬼或恋人。

在这里,史铁生不单是在思考个人的遭遇和命运,也在思考他的母亲、爱唱歌的小伙子、中年夫妇、长跑者、漂亮却可怜的姑娘等人乃至全人类的遭遇和命运。

《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展开全文

那位长跑者、史铁生的朋友,他的遭遇同样令人印象深刻。

这位朋友因为在特殊年代出言不慎而坐了几年牢,出来后好不容易找了个拉板车的工作,样样待遇都不能与别人平等,苦闷极了便练习长跑。也盼望以他的长跑成绩来获得政治上真正的解放。

在史铁生笔下,这位朋友的遭遇简直有些冷幽默的色彩:

第一年他在春节环城赛上跑了第十五名,他看见前十名的照片都挂在了长安街的新闻橱窗里,于是有了信心。
第二年他跑了第四名,可是新闻橱窗里只挂了前三名的照片,他没灰心。
第三年他跑了第七名,橱窗里挂前六名的照片,他有点儿怨自已。
第四年他跑了第三名,橱窗里却只挂了第一名的照片。
第五年他跑了第一名——他几乎绝望了,橱窗里只有一幅环城赛群众场面的照片。
那些年我们俩常一起在这园子里呆到天黑,开怀痛骂,骂完沉默着回家,分手时再互相叮嘱:
先别去死,再试着活一活看。
现在他已经不跑了,年岁太大了,跑不了那么快了。
最后一次参加环城赛,他以三十八岁之龄又得了第一名并且破了纪录,有一位专业队的教练对他说:“我要是十年前发现你就好了。”
他苦笑一下什么也没说,只在傍晚又来这园中找到我,把这事平静地向我叙说一遍……

就像自身遭遇疾病,史铁生大概在经历初期的抱怨和不忿,在无数次思考后,有了更高的视角:

“看来差别永远是要有的。看来就只好接受苦难——人类的全部剧目需要它,存在的本身需要它。”

只是“由谁去充任那些苦难的角色?又有谁去体现这世间的幸福,骄傲和欢乐?只好听凭偶然,是没有道理好讲的。”

“就命运而言,休论公道。”

《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为什么要活下去呢?

你说,你看穿了死是一件无须乎着急去做的事,是一件无论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便决定活下去试试?是的,至少这是很关键的因素。

为什么要活下去试试呢?好像仅仅是因为不甘心,机会难得。

不试白不试,腿反正是完了,一切仿佛都要完了,但死神很守信用,试一试不会额外再有什么损失。说不定倒有额外的好处呢是不是?

自然也有人性、有欲望。

终归要和解的,史铁生写道:

我在这园子里坐着,园神成年累月地对我说:

“孩子,这不是别的,这是你的罪孽和福祉。”

《我与地坛》: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不管再难,走下去! 图自网络,侵删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