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原标题: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今年五月底世界上最长寿的老人鲍勃·威顿去世,终身年龄为112岁。而在鲍勃·威顿成为“世界最长寿老人”之前,这个称号属于一个名叫渡边智哲的日本老人,他最终以113岁的高龄在2019年1月去世。根据媒体报道,在鲍勃去世之后这个称号将会传到一个名叫杜密特鲁的罗马尼亚老人身上。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在古代及战争时期,人类的平均寿命只有二三十岁,如今社会稳定加上先进科技的加持,人类平均寿命已经达到80岁左右,但人类在寿命方面仍有更高的期许。那么人类寿命的天花板到底有多高,抛开这些长寿的个例,人类能否实现长寿这个梦想?我们兴许可以从人类寿命影响因素中找到答案。

众所周知很多因素都会对人类寿命的长短产生影响,包括身体的健康状况、日常的生活作息、饮食习惯等。除此之外科学家还有重磅发现:染色体上的一个小“片段”能影响人类寿命。

染色体末端上的双链片段在细胞复制的过程中会被小幅“剪切”,从而实现染色体DNA遗传信息的保护,而这持续被剪切的片段其实就是端粒。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美国犹他大学Camh在《Lancet》上发表研究称,人类生存期限可以通过端粒来预测,端粒缩短是多种与衰老有关疾病发生的原因,寿命因此受到牵累。并且端粒长度短于平均值的老人,相比于端粒长度长于平均值的老人,其寿命要短4-5年,心脏病致死率却是他们的3倍以上,因传染性疾病而丧生的几率也更大(达到8倍)。

展开全文

人类从出生开始随着年龄的增长,端粒反而愈来愈短。在年龄达到75岁时,人的端粒已经很短了,这也是死亡率最高的年龄。但为什么过了75岁以后,反而是年龄越大的人端粒越长呢?这就是“幸存者偏误”!活过75岁的前提是端粒足够长,而长寿老人处于某种因素端粒往往特别长。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据报道有个女孩年龄只有13岁,但她的相貌和身体状态和老人无异,生理功能均退化严重,科学家发现女孩体内端粒已然失调,而这是基因所导致。虽然实际年龄只有13岁,但她生理年龄已经达到七八十岁。而端粒在其中起到很大的影响,细胞分裂的同时端粒也在缩短,端粒又决定了寿命的长短。

理论上来说端粒的长度跟人类寿命长度成正比。而端粒会随着年龄的增加逐渐变短,如果缩短的速度过快,就会影响人的自然寿命。

一般情况下人端粒长度大概为8000-10000bp(碱基对),每次分裂都会丢失一小段,大约50-100bp,最终端粒就会“消耗殆尽”。DNA没有端粒就像没有安全帽,其重要信息会丢失,细胞也就自然走向死亡。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端粒长度比寿命关系的发现让人振奋,因此不少人做出这样的假设:无限延伸端粒的长度,能否实现人类寿命的无限延长?我们要明确的是:端粒的合成是以端粒酶为主要原料,并且依赖于全能性很高的细胞如造血干细胞,而体细胞不含有端粒酶这种物质因此不能够进行端粒的合成。

2019年3月28日《Cell Metabolism》发表了美国贝勒医学院Hisayuki Amano研究团队的一项研究成果——端粒和Sirtuins的关系,并发现β-烟酰胺单核苷酸(香港莱特维健NMN的核心成分)可以维持端粒长度。端粒缩短会导致肝脏中Sirtuins水平下降,而端粒缩短的原因又和辅酶I(NAD+)下降有关。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而通过物质β-烟酰胺单核苷酸补充辅酶I水平(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辅酶I的直接前体),可以减缓端粒缩短的速度从而实现其长度的维持。研究人员在实验中给小鼠连续注射2周的β-烟酰胺单核苷酸,然后同时注射6周纤维化诱导剂CCI4和β-烟酰胺单核苷酸,结果发现给予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小鼠端粒要比对照组更长。

β-烟酰胺单核苷酸作为辅酶I的前体,在人体中参与数千种反应,2016年哈佛医学院教授大卫·辛克莱尔研究发现暮年小鼠(约合人类60岁)补充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一周后回到年轻状态(约合人类20岁),β-烟酰胺单核苷酸一时成为抗衰老领域的明星分子,该物质也以莱特维健为品牌代表实现商业化,强势入驻京(官)东(旗)等主流平台。以往的研究认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通过激活Sirtuins和修复DNA来实现延寿,上述研究又增加了“维持端粒长度”这一内容,使得该物质的抗衰老机制更加丰富。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辛克莱尔教授曾在著作中透露自己的“不老”秘诀,称自己曾长期带领全家服用哈佛医学院实验室的高纯度烟酰胺单核苷酸,在一次电视台采访的检测中他的生物学年龄比真实年龄年轻了近20岁。像辛克莱尔教授这样“争吃螃蟹”的人似乎还不少,在香港莱特维健产品推出之前,就有小部分富豪和科研人员在圈子里进行服用,例如英国生物老年医学研究基金会的亚历克斯·扎沃龙科夫博士就在《长寿2020大会》上承认了曾长期服用该物质。

端粒偏短致死率达8倍?辅酶I可使它延长,人类寿命再突破?

该研究成果在商业上的成功反映出国内外资本圈对于抵御衰老类成果的青睐。长城证券分析师刘鹏曾在名为《从辅酶Q10到辅酶I,辅酶的世界很精彩》的研报中表示,NMN市场产业化潜力巨大,消费者更注重价格、品牌和资质认证。香港莱特维健NMN10000以其品质、含量、纯度等方面的优势,受到众多消费者青睐。

世界权威商业数据平台statista报告则显示,预计2021年全球抗衰老市场规模将达到2160亿美元。“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致力于延迟人类死亡的公司,2025年这个市场将达6000亿美元,人类的健康寿命将很快达到100岁。” 美银美林在一份报告中表示。

总之从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除端粒之外还有其他许多因素影响寿命的长短,β-烟酰胺单核苷酸之类的物质或许只是人们追求长寿的一个缩影,抛开广阔的抗衰老市场前景不谈,你相信人类可以实现长寿这个梦想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