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原标题: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文/孙树恒

农民的信仰从田野开始

执念是田野里庄稼的生生不息

没有任何人能够动摇他们内心的坚决

也没有任何事能够改变他们的四季耕作

内涵的纯朴,与季节相应,他们是节气最及时响应的人们

春种和秋收不仅仅是季节的印记

而是农耕生活中一个完整过程的两端

俾草与庄稼并存在大地上,招摇着我的梦境和乡愁

甚至不需要呼唤,明月照亮的村庄已经迎来一场烟火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田野永无止境

风尘仆仆的稻草人护及庄稼的哨兵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展开全文

与平静素洁的心灵相约,谈论庄稼的真实,饱瘪。

一个个农民,念及祖祖辈辈传承的古老的经书声,构成的某种宗教

荞麦香和豆瓣的味道,这一切仿佛刻在记忆里,写在额头的皱纹中

只需说出庄稼的名字就能在唇齿间留下回声

而风洗涤过的田野,虽然一垄垄庄稼短暂却像是一张铺开的画。

低垂,沉甸甸,壮观。每棵庄稼都是独立生长的生命,它们向上拔节

但是根越扎越深,牢牢地抓紧泥土

虽然无声,却已寄托人间最深的爱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风雨吹来吹去,一棵棵庄稼的秸秆越来越粗壮

新的印痕压着上面的旧痕,仿佛新的生物替代着老朽之物

可供回忆的田野里,自由的欲望是狭窄的 ,半垄也是当人不让的

吹不皱的并且不能磨灭的

庄稼为自由之忠实,喂养生命而不朽,谱写一首田野的歌

有限的庄稼,像是无限拉长的命运

它紧紧系着内心 了,对田野的描述

村庄下朴素的生活

看着一片田野的脉络 ,看着在它上面流淌的光阴,以及与之相似的日出日落

越来越辽阔的田野里,不可说的是乡愁 ,浸没在秋天的景象里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尔后,缓慢挪向一棵棵废弃的荒草

一个归乡人人包裹的严严实实,在田野里撒欢。

她的影子 唤醒了田野,手舞足蹈满是欣喜和快乐

而手里的镰刀与田野交织,咔嚓咔嚓的声音压平了垄沟

而收割两个字不仅仅是对父母的时代

也是对新的时光,一种暗喻。

手里的庄稼,正在用清香抚慰田野 , 把结实的寓意寄给远方 ,

在此过程中,庄稼扬起,没有理由

而堆在地头的一捆捆庄稼,被风推翻着,经幡一样烈烈作响

顷刻间温暖了身体里的荒凉,好似教科书中的往事

一双粗糙的手,压抑着体内金黄的火苗,把一棵棵庄稼从低凹处扶起

细数耕耘之年,乘势起于陇亩之中

又有几个农民在坚守田野,就像曾经在身体内取火

在汗水里寻找生活的盐

田野的时光都老了

也只能祈祷,村庄那些天高云淡,鸡鸣狗吠,鸭鹅成群,六畜满圈,炊烟袅袅的日子。

谁配得上在田野里撒欢

(作者档案:孙树恒,笔名恒心永在。内蒙古奈曼旗人,供职阳光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