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原标题: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作者:乔巴(富书主编)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昨天下午,#黄子韬爸爸去世# 的消息登上热搜。

黄爸爸在9月11日不幸病逝,年仅52岁。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随后黄子韬工作室转发写道,“谨此怀着沉痛之心,代表家属黄子韬先生敬谢所有关心。痛失至亲,我们恳请大家给予黄子韬先生一些时间,处理事宜,陪伴家人。”

至亲失去,想必对谁都是难以承受的伤痛。

今年8月16日黄子韬还发布两张与僧人的合照,并配了一个祈祷的表情。

照片中,黄子韬手持《普贤行愿品》经文。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展开全文

现在看来,一切都事出有因。

我不是黄子韬的粉丝,但是对他爸爸颇有印象。

记得在《真正男子汉》中,黄子韬打电话给爸爸。

黄爸爸一开始没听出儿子的声音,“谁呀?天呐,这是谁的手机呀?”韬韬说自己已经成为很厉害的军人了,黄爸爸调侃:“真的假的呀?”要班长别让儿子做高难度的动作。

视频中黄爸爸的笑声爽朗又可爱,真是一个很乐观豁达的中年人

可惜,病魔面前,没有例外。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无法避免的归宿。

我们来人间走上一遭,是为了遇上那些爱自己的人。

就像父母对子女的爱,总是润物细无声,又让人热泪盈眶。

可是我们给予的回报却总是迟到。

有句话说的好:世事难料,那个你以为回家就能见到的人,可能转眼间却消失了。

我们常常会忘记,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而我们做的还是太少。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生命其实,比你想象中脆弱

前段时间,黄日华的妻子去世。

娱乐圈又少了一对神仙眷侣。

黄日华含泪说:妻子是在自己怀里走的,自己唯一的遗憾,就是陪伴妻子还是太少。

其实,他已经做得够多了。

现实生活里,黄日华对梁洁华就像小说里郭靖对黄蓉,乔峰对阿朱一样美好。

爱上一个人几十年就是傻傻的爱一辈子了。

事业巅峰的时候,为了照顾患病的妻子,黄日华选择隐退陪伴家庭。

对比黄日华,也许我们做得才是真的太少太少。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曾看过这样一个视频:

演讲人说:人生就像罐子一样,先把重要的东西放进去,然后再放入其他的,才不会忽略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切。

因为人生太短,不可能什么都去争取,一定要有排序,有取舍。

有句话说得好:我们从未留意春秋不见,更不相信曾誓不分离的人,有天也会变成一春一秋,咫尺天涯。

只有在亲历灾害后,我们才会知道,死亡其实离我们非常之近,容不得一点点的侥幸。

年轻的时候,我们常常以为相伴的日子没有尽头。

以为父母会一辈子守护着自己,打趣的时候说:你们老了以后我来照顾……

以为朋友们会永远陪伴在身旁,狂歌曾竟夜,相约收拾山河待百年。

直到有一天,大家走着走着就走散了,你才倏忽发现,原来相遇是如此的幸运,相守是如此的不易。

生命其实比你想象中脆弱,时间也远比你以为的残酷。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生命无常,健康无价

就在过去的这两年,金庸、常宝华、单田芳等几位泰斗的驾鹤西去,悲痛之余,更多的是不舍。

但臧天朔、计春华等多位明星盛年离世,除了悲伤,更让人觉得无比遗憾。

更何况,我们还要随时面对身边人乃至自己的种种际遇。

叔本华说:人生,就是一场死亡联系。

100岁的生命也只不过区区3万多天。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你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下面有个回答潸然泪下:

他去世当天的早上像往常一样送我去上学,到半路的时候说就到这儿吧,你自己走去学校,我不肯,没办法他继续送我。 路上断断续续和我聊天,问我一些水果的英文该怎么说,然后他说,你要把英语学好啊。 后来,快到学校了他放我下来,按平常我下车后会回头看他一眼说一句话再走,可是当天,我偏偏头也没回的就往前走,当时只是莫名奇妙心里觉得有点怪,但偏偏就是没回头啊,于是我连最后再看他一眼的机会也失去了。 后来晚上凌晨的时候,家里有亲戚去学校接我,只说我爸爸出事了。 我失去爸爸了,还有很多,可是都来不及做了啊,都来不及了......

生命就是这般脆弱,有时候,一场小病会拖成一场大病,而一场大病,会演变成一次命运的巨变。

时光是一条永远不会倒流的河。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日子颇多,日子可以慢慢过。

却不知道,生命来来往往,多少人都是乍然离场。

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会提前到来。

所以,余生不长,请多说珍惜,少说再见。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余生不长,好好爱用力活

20年前,作家袁苡程在纽约大学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

有一天,她突然想写一篇关于普通人在临终时忏悔的论文。

于是,她去纽约图书馆搜集素材,结果发现大部分都是名人死亡时的遗言。

于是,她花了三百五十美元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则广告:

如果你在临终前仍有话不能说,请放心地把你的秘密和心愿匿名托付给我,以便轻装上路。不要带着它们去天堂,因为它们只属于尘世。来信请寄:灵魂保险箱收,纽约xxxxxx邮政信箱,邮编xxxxx。

后来发生的事情始料未及。

几天后,许许多多信件从美国各地寄来,他们中间华尔街分析师、大学教授这样的上等人士,也有脱衣舞女、艾滋病人这样的社会边缘人,还有普通家庭妇女、底特律的汽车维修工这样的普通人。

有一位身患绝症的老人在来信中写到:

自己年轻时当过邮差,因为嫉妒情敌而恶作剧,最后导致了一个姑娘死去。后来的人生,他一直带着深深的忏悔,选择独身。并没有人知道这样的选择是为了为什么。今天愿和盘托出,把这个沉重的秘密卸下。因为很快就要走了。只有亲口忏悔才能安心。

袁苡程把来信中的故事整理成一本叫做《再不说就来不及》的书,出版后感动了全球几千万读者。

在书里,袁苡程说:我看过了上百个临终患者的故事,发现无论什么样的阶级,什么样的地位,每个人在最后的时光里最想做的事情却惊人的一致。

那就是:道谢,道歉,道别,道爱。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人生就是如此,当年华尚好的时候,我们一心想的只有往前冲。

只有生命之火渐渐熄灭的时候,我们才会发现什么是我们最珍视的。

也许是一段从未开口的爱情,也许是一个歉意的微笑;

也许是多年后老友之间重逢的一个拥抱,也许是一句在该说出口的: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

十点张梓夕有一段话说的很通透:

愿你,珍惜眼前人,走好脚下路,认真地去过好每一天。 喜欢的食物,排队多等一会; 想去的地方,现在就可以订车票; 喜欢的人,别等到特殊的日子再去表白; 能拥抱的时候,就不要只是牵手……

生命无常,所以,请在你还健康的时候,多关心自己的身体,多去做那些心里真正想去做的事,多去爱那些真正值得爱的人。

愿你,珍惜现在的每时、每刻、每分、每秒,好好爱,用力活。

黄子韬,再也没有爸爸了:成年人的世界,最怕来不及

作者简介:乔巴,富书主编,身处滨海小城,心观大千世界;干着严肃的工作,写点轻松的文字,新书《好好生活》正在热销中,和300万人一起升级生活认知,本文首发富书,版权归富书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注:本文章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