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廉潮】巾帼英雄齐诺比亚

【史海廉潮】巾帼英雄齐诺比亚

原标题:【史海廉潮】巾帼英雄齐诺比亚

【史海廉潮】巾帼英雄齐诺比亚

齐诺比亚 资料图片

十八世纪著名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声称:“齐诺比亚被认为是最美丽的巾帼英雄。”到近代,黎巴嫩作曲家曼苏尔·拉巴尼认定:“齐诺比亚是阿拉伯历史上第一个要求阿拉伯民族自由权利,在近东反对暴政的女性。”据说,齐诺比亚智勇双全,天赋极高,能说阿拉伯语、埃及语、希腊语、拉丁语、波斯语和阿拉米克语等多种语言。

公元三世纪,在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汇合的阿拉伯河流域,存在一个荒漠中的绿洲城邦,“棕榈王国”帕尔米拉,位居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通地中海的要津,成为古代“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公元一世纪,罗马将帕尔米拉纳入帝国的版图,但帕尔米拉的君主奥德奈图斯系阿拉伯血统,在抵御波斯的同时,不肯臣服于罗马帝国,实际上形成双方的对峙局面。公元267年,奥德奈图斯及其长子在内讧中被弑,他的遗孀齐诺比亚以继位幼子瓦巴拉图斯的名义统揽大权,自称女王,断然独立于罗马帝国。

关于齐诺比亚其人,阿-贝·达尼尔依据史实,在其著作《帕尔米拉女王》里对她一生有过生动描绘。齐诺比亚自诩为“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的继承人。她蔑视罗马帝国的权威,谋求与西方平等。她趁罗马皇帝奥勒良在征战波斯失利之机,将自己的领土扩展到叙利亚全境和安纳托利亚大部,出兵埃及,占领亚历山大港,夺走罗马的谷仓,至274年在小亚细亚建立起雄霸一方的独立王权。齐诺比亚使帕尔米拉成为近东地区辉煌的文化中心,吸引了早期的基督徒、艺术家、学者和哲学家。著名的希腊修辞学家和哲学家卡修斯·隆基努斯就曾担任过齐诺比亚的顾问。

帕尔米拉的崛起令罗马帝国不安。奥勒良发兵来犯,齐诺比亚亲自披挂上阵,率领强大的骑兵弩弓箭队与罗马军团激战。两军会战于安塔基亚的欧罗登斯河畔。据《奥古斯特通史》记载,帕尔米亚女王面对罗马帝国的淫威毫无惧色,立马向奥勒良宣示:“东方女王齐诺比亚今天与奥勒良·奥古斯都对阵。您要求我投降,想必是不知道克利奥帕特拉宁愿作为女王战死,不肯屈膝偷生的历史!”但是,罗马军团来势凶猛,双方兵力悬殊,齐诺比亚退居有太阳神庇护的艾梅沙城圣庙,被迫穿越沙漠,撤回帕尔米拉固守城池。罗马军团从四面包围,终于攻破帕尔米拉。齐诺比亚躲过了大屠杀劫难,骑单峰驼跨过底格里斯河,朝东南波斯遁走,企望暂避一隅,来日东山再起,可最后不幸被奥勒良的部下擒获。

关于“东方女王”齐诺比亚的下落,东方学者们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反增添不少玄秘。

在马德里参观普拉多博物馆时,笔者见到十八世纪意大利画家乔万尼-巴蒂斯塔·提埃波罗所绘油画《齐诺比亚女王面对奥勒良皇帝》。此为威尼斯富商阿尔维兹·扎诺比奥于1717年为装饰他在威尼斯的拉比亚宫,特邀提埃波罗绘制的“齐诺比亚组画”中的一幅,显示出女王威武不屈的气概。还有提埃波罗另一幅作品《齐诺比亚向属下将士致意》,现存华盛顿国家艺术馆,可供今人一睹公元十四世纪一位东方女性的飒爽英姿。难怪叙利亚一直尊崇齐诺比亚的女性美,将她的头像印在通用至今的纸钞上。

展开全文

1959年,意大利、法国和德国联合拍摄历史故事片《罗马的征兆》,影片描述公元三世纪后半叶帕尔米拉国的盛衰,尤其是叙利亚女王齐诺比亚宣布独立,挑战罗马帝国统治,实现克利奥帕特拉七世梦想的英勇业绩。齐诺比亚趁着罗马帝国遭受高卢反叛和日耳曼族陈兵边界的时机,向宗主国君主奥勒良示威。奥勒良皇帝命令罗马派驻帕尔米拉的执政官马尔克斯·瓦雷里乌斯总督动用武力,迫使齐诺比亚“恢复理智”。不料瓦雷里乌斯战败,被戴上锁链押解至女王宫殿。齐诺比亚一时误认为对方会反戈一击,跟自己一同反抗暴虐的罗马皇帝。影片中,二人坠入情网,但瓦雷里乌斯骨子里忠于罗马君主,在帕尔米拉军与罗马来犯大军对阵决战时刻,背叛情人投降罗马皇帝,导致齐诺比亚所率骑兵溃败。齐诺比亚见奥勒良领着瓦雷里乌斯戎装前来受降,怒从心起,霍然投枪刺中先前的情人。瓦雷里乌斯被军士救起返回罗马。他心中有愧,在罗马皇帝面前为齐诺比亚求情,明言她的失败应归咎于自己的背叛行径,终于获得奥勒良赦免,二人解甲归田,颐养天年。当然,这是电影编导者杜撰的美式“快乐结局”,明显与历史事实不符。

齐诺比亚抗拒强权的英雄形象给予不少艺术家灵感,塑造了多座“齐诺比亚”雕像表现这位东方女王,例如由雕塑家哈丽雅特·霍斯迈创作、现存芝加哥艺术学院的《帕尔米拉女王齐诺比亚》和由圣路易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带锁链的齐诺比亚》等。法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画家罗昂·侯赛因也曾于2013年应瑞典马尔默大学之邀,为“叙利亚和平艺术展”绘制大型油画《齐诺比亚在呼号》。

作为传奇人物,齐诺比亚早已出现在文学作品中。西班牙文豪、《人生如梦》的作者卡尔德隆在1625年写了《伟大的齐诺比亚》,将她的形象浸入希腊悲剧范畴。英国诗人乔叟于14世纪末在他的《坎特伯雷故事集》里叙述了齐诺比亚的非凡生平。亚历山大·巴龙则在1956年创作了《东方女王》,彰显这位阿拉伯民族杰出女性的风骨。

历史上的齐诺比亚曾在美索不达米亚昙花一现,今天却依然活在世人心中。像古罗马王努马·庞皮留斯将仙女艾捷丽当成灵感源那样,意大利音乐家罗西尼受齐诺比亚的传说启示,写出了歌剧《奥勒良在帕尔米拉》。2007年,黎巴嫩戏剧家曼苏尔·拉巴尼用文言阿拉伯语写出轻歌剧《齐诺比亚,克利奥帕特拉的传人》。剧作者根据叙利亚民族传统,塑造了齐诺比亚这个“帕尔米拉的克利奥帕特拉”形象,描绘她继承埃及艳后的风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