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丨让我们严肃地讨论“散装卫生巾”话题

原标题:马上评丨让我们严肃地讨论“散装卫生巾”话题

有一个略显奇怪的词上了微博热搜——散装卫生巾。

起因是有位网友在电商网站上发现一个标题为“卫生巾少女专用学生姨妈巾100片散装”的商品,这条商品提问区的一则对话,有人留言建议大家不要用这么便宜的“三无”,结果得到两个回答“生活难”“我有难处”。这事起初被当作无伤大雅的笑料在微博流传,没想到许多人看完表示感到心酸、难过,甚至震撼,坦白从来没想到世界上还有买不起品牌卫生巾的人。

下沉市场消费景象千奇百怪,为什么散装卫生巾这条让人心头一颤?因为这份退而求其次,突如其来地又直截了当地展示了贫困施于部分女性的难言之隐,它很少被公共议题讨论,却折射许多问题。

这则新闻的事实经过了几轮的反转,先是电商出面称这些并非“三无”产品:便宜但合规,留言区大家贡献的体验、见闻和社科资料。之后证照上的泉州某企业表示:这些“散装卫生巾”产品并不是他们公司的,证件属于盗用。这些散装卫生巾到底是否合法,还有待进一步的调查。

对于散装卫生巾,别一禁了之,还是要借此机会严肃探讨一下“月经贫困”的话题。

事实上,用散装卫生巾还算不上是最坏的状况。一则相关纪录片显示,全球有4000万女性正在经受月经贫困,在中低收入国家,超过50%的女性选择自制的卫生期用品。这就是所谓的月经贫困:受落后观念、月经税和贫困等因素的制约,女性无法在生理期获得用于生理期卫生管理的物资。我国也有一些专门资助贫困女童卫生保护的慈善项目,如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

不理解卫生巾贫困,因为活在认知“茧房”的人远比想象得多。正因为不同人群对真实世界的认知天差地别,对彼此生活完全陌生,才会上演“何不食肉糜式”的关心遇上“生活实难”的告白。同一个世界存在不同空间,彼此之间存在无形壁垒。举个例子,当你正在和小姐妹们分享着各种海淘婴幼儿辅食的通关攻略时,你知道知道国家会给贫困地区6到24个月以下孩子提供免费的辅食营养包吗?吃这些冲剂和买散装卫生巾的家庭,是真实存在的。

不要以为买卫生巾这是一笔小钱,稍微留意一下超市货架就会发现,主流品牌10片容量的卫生巾,平均价格普遍在20元以上,一个月经周期的开销超过百元,还不能考虑消费升级后的涨价。困难家庭的女性怎么办?从本不富裕的家庭支出中硬挤这笔钱,或买便宜的“三无产品”,或以极不卫生、不健康、不舒适的方式减少用量,或者自制卫生用品,这些看上去可能的选项,都藏着健康隐患。

我们也可以看到,整件事正在向很多维度发散,包含的议题非常丰富。比如性别差异、性别成本、月经羞辱等等。这些话题从性别平等、道德观念等多角度展现出女性的困境,这些问题应该得到讨论和解决,但要从根本上剔除封建遗毒,需要更多的坚持。如果可以的话,搁置争议、由易入难,首先解决经济层面的问题。毕竟,我们都迫切希望,因为承担生育繁衍天职而常常被赞颂伟大的女性们,她们的生理健康可以得到基本保障,可以不用为省下几块钱一根的卫生巾,而绞尽脑汁。

中国创造的减贫成果绝无仅有,到2020年底,我们马上将实现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将全部脱贫,贫困县将全部摘帽,区域性贫困问题基本解决。我们也有足够的底气来放大检视小康的成色,实现“像素”级全面小康。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